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馆内信息
最新看点
美术快讯
网上展厅
美术馆
新闻动态

【展览预告】王大同油画展

时间:2018年03月19日
文件:【点击下载】

展览时间

2018年3月21—4月12日

 

展览地点

重庆美术馆1号厅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临江路1号国泰艺术中心

 

开幕式

时间:2018年3月21日(星期三)14:00

地点:重庆美术馆大厅

 

研讨会

标题:突围形态困境——王大同绘画成就学术研讨会

主持:张奇开

时间:3月21日(星期三)15:30——17:30

地点:重庆美术馆2楼会议室

 

艺术总监

庞茂琨

 

总策划

周宗凯  李强

 

策展人

闫彦 尹丹

 

策展助理

邓川

 

 

主办单位

重庆市美术家协会

四川美术学院

重庆美术馆

 

承办单位

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

 

协办单位

四川美术学院老教授协会

  

王大同 个人照片 简历用.png

 

艺术家简介

 

王大同 1937.2 — 2017.9

 

王大同,男,布依族。1937年2月生于贵州省安龙县。1957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前身西南美术专科学校),留校任教。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会员,四川美术学院教授,享受国务院津贴专家。

 

曾参与学术构建和系科创建,培育众多人才,其中不少已成为海内外知名的艺术家。在艺术实践上不断探索创造并有所超越。潜心致力于人物画创作,意在塑造有生命的,有血肉的鲜活人物。其作品多次参与国内外大展,1955年《春来》获四川青年美展一等奖,1979年《雨过天晴》获全国美展二等奖,1999年《红苹果》获国际荣誉金奖,1981年《布衣乡场》获全国少数民族美展佳作奖等多种奖项。作品多次赴亚欧美展出,获誉甚高。1987年在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与美国石油大亨赫夫勒联合举办的纽约《中国当代油画展》上,《母亲怀抱》曾创中国海外展事售价记录。1980年《雨过天晴》变体参加日本福岗市举办的第二届亚洲国际美术展,印为画册封底。在东京,该作品于九十年代初期即以数千万日元出售。1998年《王囊仙———布依族农民起义女英雄(尺幅278x780)素描稿,应德国有关方面邀请,赴德国卡塞尔展出。2012年画成油画。代表作品载入《中国新文艺大系》、《中国美术五十年》、《中国现代美术大展》、《当代中国油画》等典册。1986年,国家公费出版《王大同油画选》,2008年出版《王大同油画》。

 

 

展览介绍

 

王大同为我国知名油画家,于2017年9月20日因病逝世。为了纪念和展示他的艺术成就,由其家属和学生发起,重庆市美术家协会、四川美术学院、重庆美术馆共同主办了此次展览。


展览的近百幅油画作品是从王大同教授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筛选出的,主要包含了风俗画,风景、静物写生,主题性油画及观念油画,展现了王大同教授不同时期的创作风格和主题。



《忆王大同老师》


王大同老师是我最尊敬的先生之一,从我读本科一年级起就开始接受王老师的教诲。记得刚进油画系的第一节油画静物写生课就是王老师上的,印象非常深刻。那使我第一次明白了油画笔触与肌理的关系,也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色彩的分解和并置,悟到了什么叫艺术的格调。而后读研究生时,王老师也是我的导师之一,他的涵养和坚韧都深深的影响了我。


提到王大同老师,我们不得不提到他的代表作《雨过天晴》,这件在改革开放时期名噪一时的巨作感染了无数从特殊时期走出来的灵魂。春雨润无声,作品以典型的情境和万象复苏之气息激发了一代人萌动的心灵。尽管王老师总是不愿过多的提及这个“当年勇”的作品,他总是谦虚的认为他的这件作品还有不足之处,但作为多数生活在这个时代从事美术专业的人及晚辈们无疑会公认这是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优秀作品,无论是作品的社会意义还是语言、技巧都达到了很高的成就。当然,王老师并不满足于已有的成绩,一辈子仍然在不断的探索,不断的否定,不断地更新。他更希望自己的作品摆脱一般的审美价值判断和社会意义,赋予作品更多的含义及不同一般的反向思维。我们后来看到了先生更多的大胆的实验性作品,其中充满了超现实的意味以及反常规的审美意向。


王大同先生无疑是川美油画史上重量级人物,他不仅在创作上成果斐然,在教学上也是硕果累累。不仅培养了如77、78级和81、82级那样优秀的学生,也对九十年代新生代的许多后来者产生过重要的影响。他在油画系多次担任过教研室主任、工作室主任,特别是担任过具有实验性的三工作室主任。可以说他的心一直是与油画系的生存与发展紧紧维系在一起的。因此,我们不得不说王大同先生不仅是一位卓越的艺术家,也是一位称职的教育家。


在我心目中王老师是一位非常敏锐、善于思考的人,从他的文字上我们能看出治学的严谨态度和对形而上的思考。在他的教导之中,对于许多艺术上的问题王老师总是善于用平和的语言一语道破玄机或直指心性。王老师也是一位非常倔强和直率的人,在艺术上他有自己固执的看法,对他不喜欢的观点,他总是直言不讳的反驳。总之,他的确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纯粹的艺术家。


最令人惋惜的是先生在刚进入晚年之际身患脑梗,又恰恰致使右臂无法动弹。但就是在这种情形下,他仍然克服困难,艰辛地用左手画了一系列的作品,可见先生视画画为生命,到后来只能躺在病床上无法作画时,最终看到他伤心的眼泪,这的确令人感慨!王老师虽然离开了大家,但他的精神犹在,品格犹在,这将会永远的激励着活着的人们继续前行。


回望王老师的这一生的确是不平凡而且绚烂的一生。他在特殊时期吃过苦头,但改革开放后却焕发出活力与光芒,创作了著名的作品,培养了大批著名的艺术家。虽晚年身患脑梗,但其中的苦与乐,皆与艺术相关,终究是幸福的!先生一辈子少于举办什么个展,时逢祭奠之时,亲友、学生们为他老人家补办一个个人画展,实为所有爱他的人一份心愿!让我们再一次双手合十,为王大同先生祈祷,愿他在天之灵安详,同时也向他的艺术致敬!


庞茂琨


2018年2月15日


 

策展人语


王大同先生是具有重要影响力的艺术家,也是四川美术学院第二代油画教师的中坚人物。他曾以《雨过天晴》一画而享誉全国,也为川美油画的兴起而贡献颇多。本次展览希望清晰梳理出王大同艺术创作的基本面貌,同时以综合性文献的方式将其放在几十年的历史维度中来进行呈现。

 

在我看来,“立新”、“身份”、“反思”是王大同艺术历程中的几个颇为重要的关键词。所谓“立新”,体现于教学和创作两个层面:他善于激励学生在观念上摆脱束缚,接受新知,尝试新法;创作层面,不断自我超越,从《雨过天晴》、《凝固幻想》(系列)到《寄往天外的邮包》(系列),从苏派大笔触直接画法、新印象派到现代派语言的尝试,他不愿停步,桀骜前行。所谓“身份”,民族∕家乡∕国家认同感或明或隐地影响着他的文化趣味及作品主题选择:无论是体现布依族史的大型历史绘画《王囊仙:布依族农民起义女英雄》,还是受贵州“傩”舞启发而创作的带有原始主义倾向的《荒蛮古俗》,抑或是那批反映国家近代沉痛历史的画作,均是此种身份认同感的体现。除不辍画事外,王大同也勤于阅读,善于反思,避免将惯常的“先入之见”看成天然合理之物,而是将其纳入理性的视野中进行检验。他拒绝非黑即白式的价值判断,表现出强烈的兼容意识;他告诫自我摆脱惯习,吐故纳新,保有活力。

 

尹丹

海报.jpg